集中社会智慧资源 搭建供需合作平台

笔杆子里面出业绩 笔杆子里面出效益

集中社会智慧资源 搭建供需合作平台

集中社会智慧资源 搭建供需合作平台

  • 回到顶部
  • 137561075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今早看见了央视“朝闻天下”再一次关注代人写文章的稀奇事儿。画面上出现了“代写网”首页。新闻曝光了,主管部门不跟上去抓,“曝光”往往变成“广告”,这样的荒唐早就发生过了。估计“代写网”的生意会因为这新闻曝光而空前地好起来,公司上下弹冠相庆、欢呼雀跃:中央大台黄金时间做了免费广告,而且不止一次,天助我也!
    发一旧文,与各位访友交流。
  
  央视的早间新闻播出了一件荒唐事儿,说是大街上有人分发招揽“代写公司”业务的小广告,网络上出现了专业的代写公司,民间有无数代写高手。上网一搜,“哗!”一大片,有几家“代写公司”还是合法注册的,“代写”文体无所不包,服务流程相当规范,网页制作非常漂亮。
  这么说,“捉刀人”的春天已来到了哈?
  几年前我也曾“捉”过“刀”。我在我供职的学校里还算个有才华的人,大家普遍以为写写画画是我的特长,有些函授的、自学的混文凭的毕业论文,拐弯抹角找到了我,我一般也不拒绝,都是朋友帮忙吗,喝一场小酒足矣,至少还能交个朋友。
  我离开那学校的那一年的夏天,图书管理员许大姐忽然找到了我,请我写一篇中文系函授本科的毕业论文。并且一定会好好感谢我。跟过去一样,我爽快答应了。熬了几个夜,及时把稿子交给了许大姐。过了一段时间,在家吃饭,忽然说到这件事儿来,老婆问:“你熬夜写的那个论文,怎么感谢你的,我怎么没看见呢。”我说没呢,一般会请我喝个小酒。老婆说:“她个女人家家的,怎么请您喝酒?顶多送个西瓜。”话音未落,听见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许大姐,怀里抱着个大西瓜:“刘老师啊,谢谢您……”
  后来这位许大姐悄悄告诉我,论文是给校长老婆写的,如今拿了本科文凭,很高兴。要提馆长了。我怃然。
  我曾经把这件事情上纲上线,联系到知识分子的价值问题。在家乡,知识的确很廉价,知识分子的确没有位置。我的小小一个论文,帮他们拿到了比较重要的文凭,从而对他们的事业进步、职位升迁起到了关键作用。我知道有些人真的就是因为我的论文帮他拿到了学历学位,顺利评上职称,全家农转非;或者突破了了多年来“学历不高”的瓶颈,卡上某个杠杠,仕途上节节高升。当然,这些都与我无关了,他们很快就把我忘记了。我在听说他们后来的发达情况时,肯定是有些落寞,因为自己几十年修炼出来的“学问”就这么实现了它的价值,有些荒诞。
  如今我想起这样的事情,就比较淡然了。
  因为为人“代笔”,古已有之。比较斯文的称呼是“捉刀”“写手”,如今也有人叫“专家”。过去农村大集上就有代写书信的戴眼镜的老学究,电影《秋菊打官司》里也有代写状子的能人。我们一些识字不多的企业老板,一些无耻之尤的公务人员,忽然之间也都是著作等身了,博士硕士学位拿到手了,堂皇的办公室书架上摆满了自己的著作,客人来了送一本,放大了的博士学位标准照片挂在墙上。一些著名高校纷纷开设这种“学位班”,满足这部分人的“求知需要”。我的一文学朋友刚刚得了一笔几万元的小钱,把自己的一本小说书稿卖给了有“文学情结”的某公司老板。可以想见,此后那位老板该是多么开心和幸福地向客人展示自己的文学成绩。前几年明星名人出书热,连东北大妈白云女士也要出一本《月子》,她老公要出的书名是《伺候月子》。如今各大网站上发高烧的名人博客,有几个是自己写?名人出书真的是自己所写吗?
  历朝历代总有一些人厕身庞大的官僚体制内,他们当中总会有一些尸位素餐的官员,占茅坑拉不出屎的领导,仅仅是因为某些特殊情况得到了他所不能胜任的岗位。写不了文章,有秘书;断不了句子就请秘书加上标识符号;开不了车,有司机;喝不了喝酒,有“酒代”;上不了床,有伟哥……何况大部分公文不过是千篇一律,主要是用来应付工事,花点儿小钱买个现成的对付一下,用游戏的态度对待游戏的事情,也算是个公平交易。

“捉刀人”的春天

2007年1月12日 09:25:00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