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联代写在线交易平台经营宗旨

 

集中社会智慧资源 搭建供需合作平台

笔杆子里面出业绩 笔杆子里面出效益

工作汇报、比赛评选、职务晋升、职业规划、投资创业的首选服务品牌

代写,顾名思义,就是代替别人写作文稿,体裁则包罗万象。并非学术造假,更无缘道德失范。让人代笔在我国古代就有记载,据说古代皇帝有的圣旨就是大臣代写的,一般古代圣旨分两种:圣旨开头是“昭曰”,是由皇帝口述旁人代写的,而开头为“制曰”是由皇帝亲手所写的。从古至今,从中央到地方,一直如此。当前各省市政府的秘书长、秘书处,就是专门为政府官员服务的写作机构。
    代写,顾名思义,就是代替别人写作文稿,体裁则包罗万象。并非学术造假,更无缘道德失范。让人代笔在我国古代就有记载,据说古代皇帝有的圣旨就是大臣代写的,一般古代圣旨分两种:圣旨开头是“昭曰”,是由皇帝口述旁人代写的,而开头为“制曰”是由皇帝亲手所写的。从古至今,从中央到地方,一直如此。当前各省市政府的秘书长、秘书处,就是专门为政府官员服务的写作机构。
    代写行业发展至今,仍然势头不减。“代写”是适时而生的产业,是市场经济环境下的必然产物。代写产生的是文化产品,是一个新兴的文化产业,也是尊重知识的一种表现。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技术的更新,尤其是搭乘电子商务的快车,极大地促进了代写行业快速发展,在人力资源整合和市场开拓等方面都逐步走向成熟。代写范文也从早年的代写春联、书信、回忆录等;发展到今天的工作总结、工作计划、调研报告、演讲稿、述职报告、个人博客等。包括批颇具争议的毕业论文、职称论文。当今社会,代写范围非常之广,在一些工商、法院或交警部门,经常能看到代写服务的存在,多以商务中心或打字复印社方式出现。
    实际上,不只是一般的文化知识欠缺的人需要代写,很多名人都曾找人代写,如作家唐浩明对曾国藩“军事批文”提出疑义,认为他的批文是幕僚代写的。倪匡则曾为金庸代写《天龙八部》的结尾,歪曲金庸的本意,“弄”盲阿紫。英国名模乔丹出版儿童书,也被疑请人代写而遭非议。换言之,只有小人物才会在网上找人“代写”,而真正的大人物都有秘书,甚至写作班子!可以堂而皇之的让秘书代写,并且不花一分钱,写作费可以从国家办公经费中列支。
    当前,最具争议的代写业务,莫过于代写论文,高校毕业生因为完成论文感到吃力,于是想到找人代笔,这种类似开卷考试的毕业测评为学生作弊留下了空间,于是,在这种需求驱动下,网上代写论文的信息层出不穷,形形色色,甚至高校教授、在校学生就以此做为第二职业。此外,由于国内评定职称的人员需要发表论文,论文代理逐渐形成产业链,提供代写代发表“一条龙”服务。
    代写行业身兼古老职业和新兴行业两大特点于一身,一直备受社会争议。当前社会上有些政府官员和社会评论家指责代写网很不道德,帮助别人代写东西,这是完全错误的。换位思考一下,世界的领导人有哪一个经常自己写材料的,还不是用文字秘书写作吗,如果自己写材料,那各个单位还招聘一些文字秘书干什么?我这不是在给代写网辩护,而是证明代写文章是合法的,只要其依法服务,一切活动都在国家法律范围内,任何人都无权指责。
    有着悠久历史的代写行业,一直传承至今,现在变成了网络代写,因为书信变成了电子邮件,这是时代的进步。正因为中国出现的博联代写网等各类代写网,从某种程度上推动了中国文化的发展,如果没有代写团队,中国文化将面临着缺失,甚至导致某个领域倒退。
    代写非代考,写手非枪手。所以希望某些人不要哗众取宠,混淆是非。特别是本身从事写作服务的人员,不要无知到自诩“枪手”为荣,动则号称自己有“10000名枪手”,或者吹嘘“全球最大的中英文代写平台”,反而显露无知,让人一听就感到荒唐可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你是跨国集团或世界500强,所以从事代写行业一定要实事求事,脚踏实地。
    自古有言:法无禁止即自由。当前为促进民营经济实现整体腾飞,推进地方经济更好更快地发展,国内所有省市管理部门普遍实行“非禁即入”政策,凡是法律法规和政策没有禁入的行业和领域,均鼓励和引导民营资本加快进入。既为创业者发现一些新的行业机会,从事一些与众不同的新业务,从而提高创业成功概率,为后来者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非禁即入”之“非禁”,无非两种情况:一是没有纳入管理层视线,被忽略了;二是没有必要或没来得及禁。不管属于哪种,都是可利用的“空间”。代写行业经营者就是找到这样的“空间”,起到事半功倍之效,并非投机钻营。放到社会经济层面,找到了这样的“空间”,就等于找到了机会,找到了市场,找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虽然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被人“忽略”的空间已经很小,留下的“非禁”空间更是有限。但代写行业经营者敢于解放思想,富有创新精神,借助互联网所带来的互动功能,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在“非禁即入”寻“空间”,在“有禁”区域找“余地”,所以创造出市场奇迹,成功的缔造了代写行业!
    代写行业的出现,实际上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很多便利,当然代写论文、作业还有待争议,不宜提倡。另外代发论文主要责任者不在于代写经营者,而是刊物发表部门的问题。何况发表单位有稿件需求,代写经营者有发表的愿望,至于付费发表,完全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的问题,只要不违规,管理部门无权干涉。至于收钱不交稿,欺骗消费者的现象,各个行业均有,属于个别现象,不应因此归罪于整个代写行业。代写行业做为新生事物,政府行政管理部门需要进行正确引导,而非如遇虎狼,不由分说一棒子打死。

    现在网络上出现论文抄袭现象,是个别现象,是不道德的行为,也是诚信缺失的表现。这类不讲诚信的事情在任何行业都存在,并非代写行业专有。前期执法部门打击的武汉代写公司,并非错在他们代写服务经营,而是用私刻假公章,用以应对消费者发表,再者就是超范围经营,前者无可厚非,后者有些牵强,因为在企业营业范围注册时,工商部门并非按你所提交的申请经营事项去审批,而是只保留几大项内容,所以不可能在营业执照上注明“代写”或者“写作服务”,一般信息咨询、信息策划、信息服务等,就应涵盖这些内容。如执法部门非要以经营范围没有“代写”字样而做为理由,实在是霸王行径。对此希望有些“代写门”事件的批评和评论者要转换思维,正确地对待发展和问题的辨证分析。试想,现在书店里摆放的一些书籍,很多都不是署名作者自己写的,都是一些专业服务者代写的。只要人家双方之间签定了合法协议,没有版权争议,就是合法的。即使没有协议,也是合法的,只要原作者愿意将自己的劳动成果以自己认为的适当价格转让,任何人都无权干涉,这就是知识经济的特点,写作版权就是知识经济的一种,完全可以做为商品出售。现在国家一些著名作家很少自己写长篇著作的,基本上都是找的专业人员代写,甚至一本长篇小说找了好几十个写手代写。专利可以购买,知识产权也可以交易,只要是个人原创的劳动果实,只要本人愿意进入市场交易,供需双方达成共同的交易价格,版权完全可以同其他商品一样进入市场流通,所以,提醒某些无知记者不要发表有违市场经济规律的悖论。

    2010新年伊始,是否会成为代写行业的春天,还有待观望。代写服务最终会不会淡出市场?代写行业将何去何从?这些问题也许是每一个仍在从事代写职业的人都在思考的。

    对于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将在几年内被淘汰。现由是现在人们的文化水平普遍提高了,通讯行业也很发达,需要代写服务的人逐渐减少。
    实际上,近几年来,代写行业发展很快,以博联代写网为首的专业写作服务公司也越来越多,人们选择的余地也就越来越大。所以我对此十分乐观,认为这个行业不会被淘汰,因为有需求必有市场,经过大浪淘沙,一些个人的散兵游勇,将被淘汰出局,而代之而起的,将是专业化的写作公司,虽然专业写作服务公司收费标准相对高一些,但是服务质量有保障,而且诚信度高,所以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会选择专业写作服务公司做为他们的网上秘书。
    随着人们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一些常规的文书写作已经不再需要代写人代写了。但也有很多人即使自己有这方面能力,也会因为生意忙或别的原因而委托代写公司去做。而以此作为职业的代写人,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以适应市场需求。

    历经寒冬始逢春。我坚信,代写网的出现及繁荣,必将为推动中国文化和社会进步做出应有的贡献!


    来源网站:博联网  作者:刘凯生 发表时间:2010年1月1日

代写产业并非学术造假

2010-01-0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