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联代写在线交易平台经营宗旨

 

集中社会智慧资源 搭建供需合作平台

笔杆子里面出业绩 笔杆子里面出效益

工作汇报、比赛评选、职务晋升、职业规划、投资创业的首选服务品牌

币圈生态中,有这样一群人,别人掘金,他们送水。靠服务盈利,不论币价涨跌,他们稳如泰山,只赚取属于自己的一份酬劳。据密码朋克了解,从事这份职业的人全国不到20人。
       币圈生态中,有这样一群人,别人掘金,他们送水。靠服务盈利,不论币价涨跌,他们稳如泰山,只赚取属于自己的一份酬劳。据密码朋克了解,从事这份职业的人全国不到20人。

       不久前,知名企业区块链工程师付跃收到一个白皮书撰写邀请,20万酬劳,在付跃犹豫的刹那,对方5万定金转账到他的微信。

       “这要比做一个外包项目容易多了。”付跃2016年由技术架构转型区块链工程师,当时以太坊40一个,到140时付跃全部抛售。他向密码朋克透露,区块链概念大火之后,就有了代写白皮书的生意。比起交易所里的盈亏涨跌,付跃觉得这份钱赚得更实在,“再说现在7000一个以太坊,再入手,心理上过不去”。

       付跃坦言,由个人直接接触项目的方式并不常见,自己的订单大部分来自圈子里一个代号“H”的人。H,风险投资出身。


2348085842


       采访时,H 的第一句话就让我的心凉了半截:这些故事很多都不能写,有限的信息中他的名字必须隐去。如同很多国内的地下产业,灰色地带的吸利过程并不适合写成教科书大肆传播。

       说起H,他在币圈可谓默默无闻,这也与其从事的业务有关。如果从2014年开始算起,H已经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近3年。

       让H引以为傲的是“我的货别人没有”,对淘宝上几千块一份的白皮书代写服务,H嗤之以鼻。“只有简单商业构思没有技术原理和架构做支撑的白皮书,只能哄哄散户,根本过不了交易所这一关。”

       事实上,当前淘宝上出现了专门编写ICO白皮书的服务,一份白皮书的标价从2000元到6000元不等。

       在H看来,淘宝上这些白皮书的委托方真正投身区块链领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初衷往往是借白皮书圈钱跑路。“这也是为什么外界都觉得这个圈子鱼龙混杂的原因,先是骗子横行,然后围绕骗子形成了服务产业链。这些利益相关体再把骗局做大,忽悠更多的人。”

       与这些初衷低劣的白皮书委托方不同,H服务的委托方多有来头。对外界粗暴得把他的业务描述为“代写白皮书”,H不以为然。“白皮书只是项目交付时的体现形式,因而很容易被外界误解为‘代写白皮书’”。对于服务的详细内容,H并没有透露更多,但从付跃的描述中,可以探知一二,“他更像是区块链项目综合服务商,从招募区块链工程师到介绍基石投资人,H都能一应满足委托方。”

       这一点也在与H的聊天中得到应证。他告诉密码朋克,委托方的最终目标都是上交易所,“他们在各自所在的传统领域具备一定实力,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点,就是急于转型”。

       与其他传统企业选择“温水煮蛙”不同,季然觉得有“转型”一词过于温和,这位汽车维修服务商已经把华东地区的7家门店交给兄弟管理,自己全身心投入区块链创业。

       “看好区块链技术并不是一时冲动,2016年底我就开始参与ICO项目。面临一个最新的事物,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不可能抓住机会。”这位国内985高校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生毫不掩饰他对区块链底层技术的信心。

       “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开端,就像90年代互联网兴起之初,不少人做了先烈。但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步。”周围不少朋友觉得季然这样的行为几近疯狂。不过季然坦言,当初接手家里的汽车维修生意之后也不是没有做过“互联网+”方面的尝试,但受制于传统业务规模,试水失败。

       2018年初,季然通过身边的熟人认识了区块链工程师付跃,于是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他向付跃转账5万定金。“大公司程序员背景加上他对区块链的理解。”当密码朋克问及季然何以初次沟通就向付跃做出白皮书委托决策时,季然这么回答。这次季然要做汽车维修领域的公有链。

       事实上,季然曾多次找过H,但H并没有接手这个案子,对此,H的回复是季然的项目可操作执行程度不高,没有拿得出手的团队和基石投资人。简而言之,项目很难上交易所。

       之后,季然通过圈子里的朋友找到付跃,几番沟通下来,发现付跃和H之间也有合作关系。这个圈子太小了。

       2014年到2016年H 就职于某知名投资机构,每天过手的项目商业计划书不下20份。2016年底,国内一个颇有实力的区块链技术团队邀请他帮忙用传统VC的视角润色白皮书。从此,区块链项目进入了他的视野。也是从那时候开始H接触到国内外的链圈人士。

       凭借在投资创业圈内外的良好人脉关系。2017年3月开始,H的白皮书生意走上正轨,一个月能有几十个委托订单。就这样,他积累下了人生第一桶金。

       密码朋克注意到,这个圈子向来低调,对于 一些商业细节,各方三缄其口。一来,大多参与其中的区块链工程师在各大公司都有显形职业;二来,ICO之前委托方都不太愿意被外界打扰,如果能登录交易所,保密工作就变得更加重要。

       采访H的最后,密码朋克与问了H几个简单的问题。以下为访谈内容:

       密码朋克:你们接受客户用代币支付酬劳吗?
       H:只接受人民币支付,当然,有些客户会送我代币,客户不提,我不主动要。

       密码朋克:您怎么获取客户?
       H: 陌生人的生意我几乎不做,全部都是老客户介绍新客户。

       密码朋克:你们服务的ICO项目,成功的有多少?
       H:目前上交易所的有十多个。

       密码朋克:你觉得做这行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
       H:不贪。贪心的人做不了这个生意,都去炒币了。

       密码朋克: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做ICO项目?
       当我们把这个问题抛给H时,他只是微微一笑,“很多事都是水到渠成的。”。

       “生态”,这个在各个领域被广为传播的词汇,被 H 理解的很通透。如今有人找到H ,要求做地区代理商,他基本上都选择婉拒。处在这个“白皮书生态”的食物链顶端,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另类区块链创业者:不碰币不上链,靠“代写白皮书”一纸万金

2018-03-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