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联代写在线交易平台经营宗旨

 

集中社会智慧资源 搭建供需合作平台

笔杆子里面出业绩 笔杆子里面出效益

工作汇报、比赛评选、职务晋升、职业规划、投资创业的首选服务品牌

在潮汕乡村,从前不识字者众,要与海外的“番客”、远方的亲朋联系,常常需要请人代笔写信,于是代写书信成为了一个时代的一种行当。
       过去,书信是人们相互交流传递信息,沟通感情的主要方式。

       在潮汕乡村,从前不识字者众,要与海外的“番客”、远方的亲朋联系,常常需要请人代笔写信,于是代写书信成为了一个时代的一种行当。

       代书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行业,早在宋代就有专门从事为人代写书信诉状的专职人员。早期从事代写书信这一行当所使用的书写工具,以用毛笔者居多。潮汕地区历来就有代书人,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仍有许多专职代写书信的人员。

       在潮汕地区,代写书信的从业者大多是老年男性,他们的家当就是一张小桌,两张凳子,一个墨盒,一支毛笔,一摞信纸。代写书信的小摊既有设在喧闹 的街市中,也有设在邮局门口,他们通常在小桌前方立一块纸牌,上写着“代写书信”四个大字。那些以此为业的老人大都戴一副花镜,而且多为那种老式的蚂蚱腿,因为长年使用,镜腿松动,便用一根线绳拴住挂在脑后。当有人来请代写书信时,代书者就笔走龙蛇,一挥而就;没人来时,他就一边喝茶看书,一边观景聊天,感觉无比惬意。


00212


       代书者每日作息时间比较随意,不必来得太早,也不宜走得太晚。他们服务的对象,大多是没文化的乡村中老年家庭妇女。这些人每次遇到海外“番 客”、外地家人、亲朋来信,由于不认字,只好求助于代书者念信、写回信。代书者总是和颜悦色。写信时,代书者喜欢套用尺牍中半文不白的谦辞,如开头是“敬启者,见字如面”,结尾则是“余容后禀,善自珍摄”等,千篇一律,每封信都用得上。

       当有人来要求写信,一般是先递上一个信封,那上面有来信人的地址,里面有来信的内容。代书者先是抽出信纸来认真地看一遍,念信时低声细语,为的是以防信中隐私外漏,为的是在公共场所无大声喧哗之嫌。随后,代书者遵照求助者的要求写回信,书写时用毛笔或钢笔任由求助者选定。代笔方式分两种,一种是求助者具备口头表达能力,由他们口述,代书者一句不误地照录;另一种是求助者不具备准确叙事能力,他们唠叨出想要传达的意思,组织文字就全凭代书者自己揣摩。代书者要把求助者讲述中的口语变成让收信人明白的文字,遣词造句要准,而且要符合收信人所在地的阅读习惯,所以有的是普通的写法,有的是半文言文,有的要用竖写格式,有些地区就只能用繁体字写。代书者总是尽力把信写得工整、通顺、详尽,字里行间不乏专业文笔功夫。写好书信后,代书者会给对方念一遍,如果求助者完全同意,代书者的任务就完成了。读一遍之后,如果求助者还有不满意之处,代书者可以再修改,直到求助者完全满意为止,然后再写好信封,做到全程服务。代书者写一封信的收取费用视长短而定,通常就是几分钱。生意好的时候,代书者一天的收入也不过几毛钱。当年生活水平低,菲薄收入便可养家糊口,日子虽清贫,但不至于断顿。

       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人们文化知识的普及,再加上电话、网络等通讯手段的发达,可以很方便地沟通,昔日的鸿雁传书渐渐被大多数人所弃用,代写书信这一老行当也就日渐艰难,最终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来源:汕头都市报 作者:黄素龙

潮汕老行当之代写书信

2018-03-19
0